扇子

路边的一叶芭蕉,办公室的一张A4,都是炎炎夏日的好伴侣,荫凉处轻轻摇动就带来种种乐趣。只是后者可能越来越不需要了,定时定点定温,毫无松懈的从出风口带来新鲜寒冷的空气。

扇子愈加少见,小时候还会坐在院子过道处纳凉,后来就变成停电时的替代品,随着社会主义建设的蓬勃发展,也就只剩下不交电费时的一点点用处。

扇子带来的风是温的热的一阵阵的,空调带来的是寒的凉的持续的,只是蒸发能够带走热量,而蒸发需要的是高的温度,那些汗液,如果并不能因为有热度蒸发走,反而因为冷的空气而继续留存在皮肤上,那么热量,恐怕就会继续被闷回身体内部吧。这个闷某种程度吉凶参半吧。

“烈日炎炎似火烧,野田禾稻半枯焦。农夫心内如汤煮,公子王孙把扇摇。” 水浒里有这么一句小诗。那些腐朽的独裁阶级就会因为事不关己,心中平静,火反而烧不到人身上。无厌于日是黄帝内经中的话,现在人夏天都那么讨厌太阳,各种隔离,封闭。热情热度都无从获得,怎么会热烈起来。虽然书上说火象星座是喜欢太阳的,不过植物因为有阳光才能成长,人也逃不开如此。就算去吃辣吃热,也不过是激发本身的热量,如果本身就是毫无热度,那么虚耗自身精气也是自然的了……

现代有各种方式方法去测量空气,温度湿度PM2.5 ,或许可以测量扇子扇动怎样的风对人体最舒适,说起来是对人体最舒适,其实不过是神经系统的一种感觉罢了,根本无法测量扇动的风,对每一个脏腑,每一段骨骼,每一寸血脉究竟有什么影响。只是想起来,还是晚间那种蒲扇带来的小风,比空调更容易让人入睡。

天有八風,經有五風,何謂。歧伯對曰:八風發邪,以為經風,觸五藏,邪氣發病。所謂得四時之勝者,春勝長夏,長夏勝冬,冬勝夏,夏勝秋,秋勝春,所謂四時之勝也。東風生於春,病在肝,俞在頸項;南風生於夏,病在心,俞在胸脇;西風生於秋,病在肺,俞在肩背;北風生於冬,病在腎,俞在腰股;中央為土,病在脾;俞在脊。

以上。黃帝內經 -> 素問 -> 金匱真言論

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